任何喜好都不过是表现阶级的惺惺作态,只有别人说了,你才明白,知道好恶。

我看到如果我之前坚持下去会成为的样子,可是因为不知道对不对,以及低下的实用性,对自我才华的全盘否定,无可奈何的地方太多,以及带着一些虚无主义,更是让人无望,我不知道早看到这样是否能坚持(我怀疑仍然不会,因为连续这么多事情,实在是对这么久的自负和虚荣最最深刻的打击了,还险些一蹶不振,从而得出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前面只有死路这样的结论)

【澄羡】病绕梅花酒莫空(上)

※作者是个挺没文化的人orz恳请大家忽略bug
正文:
那只玉露青风的白玉茶盏已经在那张桌子上不动声色地转了几转。

江澄坐在首座,压着紫檀椅柄的手掌紧了又松,额角青筋突突跳了跳,暂且装作没看到云梦各位长老在宗主眼皮子底下的小动作。
家族议会尚且还未开始,下面各座零碎的低语已经絮絮聒噪起来,更甚有扩散之势,各位都勉强堆砌着笑脸,仿佛各有苦衷,茶盏稳稳当当被推到他人面前又被客客气气地退了回去。
似乎谁都没这个意愿去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能坐上元老位置的能有几个没插上狐狸尾巴,席桌上言笑晏晏间暗潮汹涌,更何况此刻利弊被分得清清楚楚,谁都羞于将往事重提。
此处“往事”嘛,说来话长,...
在艰苦的年代,在灰黄的杂草里捉到的野兔是连骨头都不能浪费的。
母亲将兔子开膛破肚,将一根麦管插到血淋淋的肺里,叫我们轮流对着它吹气。
母亲对我们说,
这就是生命。
然后母亲把它剥皮剔骨,连骨头都炖了汤,完完全全,毫无浪费。

【布莱克x奶威】兔兔奶糖

※请大家自动带入涡哥画的美丽威叔!!!※
私心喜欢乖小孩,大家品一下这个又甜又软的奶威prpr
其实应该是战联全员照顾小威斯克的故事。
正文:
那小孩是在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敲开了布莱克家的门。
布莱克抱着手臂倚着门框看着站在门外黑暗里湿漉漉的小家伙。
“您找谁?”布莱克懒散地打了个哈欠,门外风雨大作,他却没有请君入室的打算。
“布莱克。”小孩子低低的声音从黑暗里冷静地传来。
战神联盟的成员都没有对外公布过自己的隐私住址。
“你是谁。”一瞬间布莱克心里警铃大作。
突然一个闪电游蛇一般窜了黑漆漆的夜空,也在那一个瞬间照亮了小孩子的面孔,让布莱克看到他紫红色的眼睛里出奇的冷静。...

【布莱克】此刻,离叛离还有一年。

“布莱克殿下,”身后传来卡洛斯的低沉的声音,“给您一条建议,不要因为邪神大人是您父亲,您就可以胡作非为了。”
“别忘记您的身份。”
卡洛斯冷冷地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邪灵士兵也三三两两退开,留下布莱克一个人站在山峰顶端。
天色暗沉下来,山坡上星星点点的灯火,也呈燎原之势慢慢铺散开来。
布莱克的手掌握紧,又松开。
此刻,离他叛离威斯克,还有整整一年。

【威布威】段子(偏情亲向)

养儿宝典 by贝

正文:

布莱克 5岁

1

布莱克小时候还挺可爱的。

软软地让你捏脸。

和长大以后那张臭脸完全相反。

被可以被威斯克单手抱起来,也可以从他长长的袍子上滑下来。

见到生人就往威斯克身后躲。

躲迷藏也是。威斯克面色如常地任他躲在袍子下面,大概没有小朋友敢掀邪神大人的袍子。

2

威斯克对布莱克的教育大概就是放养。

但在某些地方非常严格。

算不上什么称职的好父亲,在招式做不好的时候也会责罚他...
火海疑云
梅森x马利根
“我送你回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梅森从我的大衣口袋里摸出了我那辆破烈马的钥匙,这家伙进步神速,从翻找我的私人用品和写头版新闻报道两方面说。
“哪请得着社长公子送我回家,”我说着这话一边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他瘦瘦的肩膀上,“只要把我送到查理希望酒吧就行了。”
“不行,你胃溃疡发作连汽水都不能喝。”
好家伙,这家伙现在连您都不叫了,想必过不了多久真的要坐上社长的位置做我直系上司了。
他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胃溃疡发作的时候连着断掉没好的肋骨一起抽搐,那种感觉真让人觉得自了得了。
梅森把我放到后座,从善如流地坐上驾驶座,然后从下面的抽屉里翻出止痛药和止酸剂。...

【索布威】生擒(大暗黑天修罗场)

时间线接南朝的r18《盐水和铁》 流水账。
By贝贝
正文:
兵不厌诈。
那家伙教导的。
教导的时候大概也没考虑到自己会因此被反将一军吧。
布莱克去偷袭邪灵军团时候是毫无愧疚感的,即使他的战友们踌躇不决,犹豫以这种不够光彩的方式铲除威斯克是不是不够正义。
那时候他不耐烦的戚了一声。
他的正义伙伴有时候就是这么婆婆妈妈的。

威斯克带了少量部下前往魔域,却又让他们在外等候,只身会面魔君索伦森,入域已经接近一周没有任何消息,此时的邪灵军团可以说是群龙无首。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其实上一次和战联的交手已经狠狠打压了威斯克的嚣张气焰,威斯克受伤不轻,他的部下大势已去,邪灵军团更...

【布威】无题

【布威】无题

一个聪明的人不会犯两次相同错误。

显而易见的道理。

所以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灰色斗篷的身影时,身体反应比头脑更快,指尖直接探上对方的喉咙。

直到手底下传来挣扎和微弱反抗时,意识才慢慢回笼,威斯克眨了眨眼睛,看向被自己单手掐住咽喉的精灵。

——布莱克。

加上一个定语,小号的布莱克。

威斯克有些茫然地看着孩子在自己手下挣扎着,痛苦地喘息,眼神里除了单纯的痛苦和惊慌没有其他。

太弱了。

威斯克松手,小小的精灵就一下子落在地上。

幼小的精灵可怜地颤抖着,红红的鼻尖看着几乎要落下眼泪了。

“……你怎么会在这……”威斯克低沉地发问...
1 / 9

© 黄色风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