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忙,忙着爬墙。

b君丧失饥饿感渐渐演变成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了欲望。

他想起卡夫卡笔下的饥饿艺术家。

但他们有本质的区别。他不享受饥饿,他也感觉不到饥饿。

其他的话,就是对事物表现得更加茫然,没有求知欲,但是这点区别是很不明显的。

因为b君一开始就属于“突然消失掉也不会有人发现”的那种人。

他对自身的变化表现出来的毫不在意能在多处表现,比如要通过短暂的思考才能想起别人叫的名字是自己。

他想着接下来大概是味觉的消失或者是疼痛感的消失,他对此非常的确信,这种自信来自哪里他也不知道“大概来自自然界的某个洞”。

他对别人的观点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波动,对很多奇怪事物的理所当然“就像在路口要等红灯变成绿灯才能过...

我天生不善于交际,一般不是对方认为我傻逼,就是我认为对方傻逼。

我也懒得表现的自己不傻逼。所以独处最快乐,因为我自己不会觉得自己傻逼。

“试试把自己救出来,怎么样?”老夭问道。

“你今天的衬衫很好看。”老蒋说。

老夭噗哧哧地笑了,说我穿什么都好看。

老蒋没有回答,她厌倦地看了看天空。

什么都没有。没有云,没有星星的,苍白的天空。

“这样是不行的。”老夭说,“你已经十八岁了。”

“既然已经失败那么多次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吧?”

这很重要吗?老蒋想问,十八岁算什么很重要的年龄吗?

她慢慢地在街上走着。

她知道根本什么都不是,契机都算不上。

根本不需要契机。

她感到有点生气了。她想说这有什么办法?

她都快尝不出绝望的滋味了。

她不想去问老夭到底行不行,她只觉得很累了。也没有感到很难过。

“那就再来一次。”...

【索威】<恶人们的假期>枪杀手AU

我是听说过威斯克这个人,圈子里颇负盛名,心狠手辣这一点就可以足够证明,却又因为和自己的养子布莱克整出的幺蛾子弄得满城风雨。我好奇事情的真实样貌,于是有艳美热辣的魔域女孩扭着腰肢温温柔柔地靠过来,指甲染得鲜红,柔软手臂绕过肩膀勾着我的脖颈,带着些许怜悯的口吻诉说这个被一传十,十传百,不知已经被恶意八卦撰改得多么七零八落的陈年旧事。

——“威斯克大人真是可怜呐。”

我不确信威斯克是否看得出他那不成器的养子眼眸中蔓延复仇的火海,而被纯真的外貌蛊惑而放松警惕——所以真正的事实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真的不过是一介庸才,被傲慢蒙蔽双眼,而不知不觉地在自己的身上装上了个定时炸弹;另外一种可能性低微,也是...

公子姓秦,是喜欢随着人流看花灯的人,站在芭蕉下等雨的人,在冬日大雪里独自煮酒泛舟的人,在大寒寺里折梅插瓶的人,夜里围着暖乎乎的小铜炉困觉的人,是集市里凑热闹看杂耍的人,是学不会剑术的人,是茶馆里听书打瞌睡的人,是躲在被窝里读诗看画的人,是不善词论不喜争吵的人。他和老先生学画,在佛寺里抄经,到学堂给弟弟送竹伞,秋暮里擦佛龛听经,帮表妹描眉绣花,在日暮时分蹲在门槛边逗弄猫咪。 
他是家里小辈里最大的,性情最好的一个

每次战歌起的时候,真的会感叹这人世间,每分每秒都在发生着 比你想象中伟大得多,悲怆得多的事情。

无论听多少遍,都能热泪盈眶啊。


【dipbill\GF-AU】<sexphone>(4)

BGM:Whenever-黑眼豆豆

想让这位流星女孩安分下来,或者改一改她那好动活泼的天性和脾气——听起来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

就好像前一分钟Dipper依然尝试着阻止她,然后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这种行为是多么愚蠢——简直蠢爆了,Dipper长长地叹了口气,眉毛皱成了个死结。上帝啊,他想起上一次Mabel和她的那两位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们给他手里塞上条裙子,或者是已经无法阻止姑娘们向他的脸上靠近的粉扑口红时,他就在姑娘们的笑声里体验过这种绝望的无力感。

此时的Mable可没有时间去理会坐在床头亲爱弟弟的唉声叹气,她穿上那件印有彩虹的淡紫色羊毛衫,然后在镜子前将那一头总是披散着的栗色头发扎起来,...

关于布威这个cp的一点感想(?

好久没有去玩和看赛尔号了,写这个cp完全是靠着以前的一点回忆,以及曾经贴吧里师父(她早八辈子退坑了)产过的一篇布威(真的好多年以前了),我也模模糊糊地探索两人的性格和剧情,难免会遇到ooc(自我辩解),对大暗黑天都是夹着厚厚的滤镜和极大热情去洗白,真的是一边吐着血一边流泪洗白啊orz哭了。

不能去责怪官方在反派角色塑造方面的平板化,考虑到他所面对游戏玩家年龄群的分布情况,大概也有这么做的道理,没办法,反派角色从来不会是官方的亲生儿子嘛。

有一个道理是很浅显的,丰满的角色比平板的角色更会讨人喜欢,因为他们总是引起我们矛盾的复杂的情感,所以每次我去翻威斯克的词...

大爷们,我尽力了。


老是心里想着双周,头疼啊,真没这笔力,更不敢写,不敢亵渎先生啊,特别是我非常非常敬仰的先生们。

有人写,但我心里还是膈应。

鲁迅的文章看的不算多,基本上周作人的散文快读尽了,除了散文其他能读的也要开始读了。

先等我看完周作人传再说罢,高三事情多,纷纷扰扰的,但还是不能把精神放任干涸下去,想干点正经事情。

要不lof再开个小号吧,一年用这个号多少提升下自己,其他事太容易引起不健康的影响,想想看坐一年冷板凳实在不算啥。

这就决定了。

1 / 10

© 黄色风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