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太阳干杯。

他出殡时,在他的灵柩后有一连骑兵护送,马蹄铁敲击着花岗岩,发出响亮得意的马蹄声,使人不禁想起《奥帕纳斯之歌》,联想起他笔下科托夫斯基那匹“闪耀着像精致块糖一样的亮光”的坐骑,联想起瑰伟的草原之诗,这诗和巴格里茨基携手一同走在尘土飞扬的大道上,这诗是《伊戈尔远征记》和塔拉斯·谢甫琴科的继承者,像薄荷的香味一样浓烈,像沿海姑娘一样黝黑,像飘浮的故乡黑海上空的清风一样欢快。

大哭,坡和乱步都太可爱了!
怎么能这么可爱!
坡就是你戳一下,他就缩一点,最后缩成软软的一团儿,很不自信的那种pr乱步前辈啊绝对不让坡这样躲躲闪闪的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接受w
坡的脾气还那么好,感觉对乱步就是对手转崇拜pr
小浣熊也可爱,55话简直甜到掉牙了

关于希里的毡帽企划的一些tips:

⑴格林兰特·圣欧德扎特是格林兰特的原名,沃斯特兰蒂斯郡有条叫圣欧德扎特的老街和一个圣欧德扎特教堂。
⑵格林兰特和布兰德是亲兄弟,格林兰特是哥哥,两人已失散。
⑶莫尔森和弗瑞罗斯是亲兄弟,性格迥异,莫尔森是哥哥,莫尔森接受了焚书官的宿命。
⑷我也不信卡斯尔德就是先知布拉斯科-_-#
⑸科威尔的那个宠物真的不是土拨鼠,只是长得像而已。
⑹龙骨未亡,幼龙已生。
⑺蒙多和塔芙多少还是有点温情的,别不信。
⑻刀刀成为边境小幼犬,他将会成为弗瑞罗斯优秀的继承者。
(9)海神希尔芙基本没金钱观,被骗了也不知道。
(10)塔芙是个不可救药的幼齿控。
(11)温蒂是玛格丽特的姐姐,姐姐脾气暴躁易怒,学院时期很有正义感...

—<在光芒中你会找到出路>—

—*silly's world*—
#坐标:沃斯特中西部边境
老葛温用一张烂黄的油纸卷上受潮发霉的烟草,那只少了一根指头的手摸进又厚又脏的羊毛口袋,在大小面值不一的几枚沃斯特铜币中翻找火柴。
“新来的年轻人。”他对布兰德说,吐出的温热空气在寒冬的清晨快速凝成水雾。“Blade是刀片的意思吧?在风暴幻境,我想我他妈很快就能知道你到底是片利刃还是块烂铁。”
年长高大的边境骑士语角锋利又毫不客气,布兰德没有搭话,低着头面无表情地接着擦拭匕首。
“我绝不会质疑弗瑞罗斯的眼光,但这是他第一次带了孩子回来,竟然还是个东方佬。”葛温狠狠地擦亮火柴,在黑暗的黎明中燃烧着微弱的橘红火光。
“你知道我他妈在说谁,就是我们共同...

—<Janette>—

—*Silly's World前传*—
母元327年。金轴卷史厚重的书面上,滚烫的黄金浆液没能在这一年的注释边稍作停留。目光向上移动三行,世界钟逆时针溯回九十度:“母元324年 圣战终止。”三年前,沃斯特兰蒂斯郡的圣职官用先民的语言郑重地写下这几个字——从此整个沃斯特大陆开始在人民和官员欣慰的眼里重生起来,严冬结束,历史在唱诗班的颂歌中静悄悄地翻过这一页。
所以相比于说小珍妮特诞生于母元327年,更为普遍的说法是她出生在圣终三年:漫长的和平年代的开端。
珍妮特未曾见过Fireberry在这片大陆散布的烈焰猩火,也不曾想象过希尔芙让整座城池沉没;黑发的魔王只在卡罗娜太太坐在床边织毛毯时被提及,为了是用...

【dipbill\GF-AU】<sexphone>(4)

BGM:Whenever-黑眼豆豆

(3) (2) (1)

想让这位流星女孩安分下来,或者改一改她那好动活泼的天性和脾气——听起来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

就好像前一分钟Dipper依然尝试着阻止她,然后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这种行为是多么愚蠢——简直蠢爆了,Dipper长长地叹了口气,眉毛皱成了个死结。上帝啊,他想起上一次Mabel和她的那两位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们给他手里塞上条裙子,或者是已经无法阻止姑娘们向他的脸上靠近的粉扑口红时,他就在姑娘们的笑声里体验过这种绝望的无力感。

此时的Mable可没有时间去理会坐在床头亲爱弟弟的唉声叹气,她穿上那件印有彩虹的淡紫色羊毛衫,然...

【spideypool】<Cohabiting Lover>

BGM:Between The Bars-Elliott Smith

警告:贱虫同居!史密斯夫妇AU/梗部分来自魂叔/地点是电影《死侍》的公寓/幼稚园英语水平

CHAPTER1:

第一任与我共享这和纽约下水道一样惹人怜爱的一厅两室的室友是位不苟言笑的俄国佬,战斗民族特有的大块头,留着和金刚狼同款的邋遢胡渣和基本为零的幽默感,说话时口音蹩脚像梅雷迪放屁。这位友善的室友会一个下午喝掉一个尿池的威士忌,就着伏特加服用用来降低血压药片的频率像四十岁女人的生理需要。在我说了某个逗趣的糟糕笑话后,垂着两腮的肉拿得了红眼病一样充血通红的眼睛瞪我,眼神不亚于疯牛突然看到远处某条风骚的红裤衩。


第二...

<Douglas先生>

BGM:someday—Haroula Rose
Douglas先生今年三十岁单身,他的面孔是亚洲人并且在二十岁前未曾离开那里。以前有人告诉他Douglas有从深水走出来的人的意思。
他的身材偏瘦且修长,他左眼近视一百度,以前戴眼镜现在不戴了。石膏一样的苍白皮肤和小羊羔一样的卷发,下巴上有青色的胡茬,眼睛不算黑白分明,右眼瞳孔下有一块很小的斑在眼白上,它的颜色是青色混着红色还有一部分蓝色,感觉像抹布一样脏兮兮的。偶尔眼神看起来茫然无措。他有时穿黑色衬衫并永远将袖口仔细地卷上手肘上端,有时穿黑色呢绒大衣,像莱昂或卢西安,他的模样像理科生或者程序员,刻板的英俊。他在某些方面的确有神经质和强迫症,但他绝...

沃斯特·德勒纳斯

称她为沃斯特,而非德勒纳斯的公民多为在最烦闷议会上仍将纽扣系到最上一枚的官员们,他们无时不刻吃力地抬起过度肥胖的手肘,只为在不崩坏袖口或掉落胸前过多的徽章的前提下,将天鹅绒的手帕举上额角,擦掉他们金贵的汗珠。

有时他们更愿意用一种更加温柔亲切地语调称她为亲爱的的沃斯尔德,那见鬼的程度词好像他们在这片他们最爱的土地上少干有那么几件脱裤子放屁或者让早去世的老母亲伤心落泪的事情似的。

的确,沃斯特是她的名字,这让她在国会交流时显得妩媚妖娆——光泽之地。可诸神的光辉向来不只为她一人照耀,德勒纳斯,那是她的姓,时代的更替也不会掩盖这个最为古老的姓氏,在三月燃烧的尾梢中白羊座出生,那是瘟疫和战争的女儿...

【rdbill】<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这篇年代更早,现在已经写不出来了。

BGM:born to die

血液混着昨夜的精龖液都一起从身体里流光,被一只叫作孤独的狗*舔干净,最后心满意足地再咬断你的三根手指,你不想赶它走,因为你举不动断了的手指,因为你知道它还会再重新生长安然无恙。你选择闭着眼听到自己真真假假的呼吸,有辛辣的东西穿过鼻腔,湿漉漉地在空气里有一搭没一搭。因为你看到一个洞,刚好可以用两根手指堵住的黑色的洞,里面或许是血液,或许是精液,或许是鼻屎。你不想去思考,疼痛使你一直想要洞底那一直蹦哒玩意的命。所以只好分散了注意,半认真地哼起威尼斯小调,想念大海的傻姑娘。哦那可怜的被负心汉抛弃的可爱女孩儿,我心爱的小公主。...

1 / 4

© 黄色风暴 | Powered by LOFTER